042 女医作

燕彧那木头竟然穿着便服出宫,便服还是挺朴素的那种便服,那个整日窝在东宫的人太子竟然出宫了?还身边只带了一个人?他要干什么?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然后正好让自己一抓,再然后太子的关系就会和自己好了。

魏织想着想着,乐了,忙是小心跟进去茶馆。

看到太子进了一个房间,魏织皱眉,这怎么办?太子在房里干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啊。

可是又不能闯进去。

魏织琢磨了会儿,问茶馆小二,旁边的房间有人没有,小二道:“公子,有人了。”

“那这边呢?”

茶馆小二:“这边没有。”

魏织就道:“那就那边的。”

茶馆小二应声给魏织安排去了。

等安排好,魏织进去,然后关上门对茶馆小二道:“别让人打扰我。”

说着就将门栓上了。

茶馆小二愣了一下,道:“公子?茶呢?”

魏织道:“不喝不喝。”

茶馆小二摸不着头脑,不是来喝茶的那是来干什么的?就只是要个房间?这房间里可没榻什么的,只是房间的窗户临着街,除此之外是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客人给了银子也这么说了,茶馆小二也没有说什么,临窗的街景其实挺好看的,说不定公子就是来看景的。

发现给魏织找的这个借口实在不如何,茶馆小二就走了。

魏织看了眼房间,这房间里陈设简单,就屏风桌案摆件,将挨着墙壁的桌子搬开,魏织站在墙根,把脸贴到了墙上,墙不是砖墙,就是普通的纸糊木,按理说什么都能听得清楚,但是吧,魏织耳朵快把纸戳穿了,也没听到太子那房里有什么声音,更别说说话。

太子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难道就是来喝茶的?

魏织急的抓心挠肺,恨不得直接闯过去。

听了一炷香,也什么都没听到,魏织放弃了,往桌案前一坐,坐了会儿,心生一计,就打开门招来了茶馆小二,见魏织似乎终于要喝茶,茶馆小二就赶紧上前,开口:“公子吩咐。”

魏织朝他压手道:“你来。”

茶馆小二没有怀疑什么的进去,然后就被魏织放倒了,将茶馆小二放倒后,魏织换上茶馆小二的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出去后,魏织便朝燕彧的房间去,房间的门关着,魏织敲了敲门,有个声音回应让她进,魏织就低着头走了进去,说是来添茶的,大胆的看了眼太子和他身边的人,发现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只有太子和他身边的人。

燕彧说了不用添茶后,他身边的人就让魏织下去了,魏织满心疑惑。

太子是来干什么的?

还是说在等人?

魏织回了自己房间,将衣服扔给茶馆小二,把人拍醒,就走了。

在茶馆外头一坐,魏织等着太子。

过去两炷香,太子的房间也没有人来,倒是太子和身边人出来了,然后离开了茶馆,往街上去了。

太子在城中多个热闹的不热闹的地方走了一圈,最后到了说书楼,那说书楼是专营说书的地儿,五湖四海的人往那儿跑的都有,此刻那说书楼里的说书先生,说的正是荀子成相篇:

“请成相,世之殃,愚闇an愚闇堕贤良——人主无贤,如瞽gu无相何伥伥。请布基,慎圣人,愚而自专事不治。主忌苟胜,群臣莫谏,必逢······。”

说书楼的人此时不多,但也不少,每个桌上都坐了人,太子就在一个只有一个老者的桌前坐下,魏织也在不远处坐下,她这个桌上的是个托着将军肚的胖子,在底下吃着东西,拍手叫好,不知道是不是被瓜子卡了嗓子眼,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魏织就看着太子,想,莫非太子就是来体察民情的?

这一路太子什么人也没见什么人也没等,就是和百姓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像是想知道什么似的,只能说是体察民情了。

荀子成相篇说完,太子就起身离开了说书楼,魏织也跟着离开,然后太子就回宫了。

魏织嘴角抽了一下。

看来真的是来体察民情的。

唉,白跟了,还以为能抓住太子什么秘密把柄然后借此搞好关系,没想到是这样。

叹了口气,魏织要回府。

转身,却见燕枢夜站在自己身后,他倚着一辆马车,笑看着自己。

魏织装作看不见他。

燕枢夜拦住魏织:“你跟踪太子?”

魏织没办法装看不见了,只能说:“没有。”

说完,随便的一拱手,继续走。

燕枢夜却不让魏织走,道:“本王可是跟了你一路。”

魏织嘴角一抽,不相信,燕枢夜就用眼神告诉她这是真的。

“你深井冰啊。”

燕枢夜道:“本王若是,你也是。”

魏织不说话了。

燕枢夜道:“你真的接近太子就只是为了搞好关系?”

魏织:“不然呢?”

燕枢夜道:“没别的心思?”

魏织道:“王爷想让我有什么心思?”

闻言,燕枢夜道:“只有和太子搞好关系,才能活命,本王现在想来,觉得恁不真。”

“您觉得不真就不真呗,反正我觉得自己真就行。”魏织说着,人也往马车上一倚。

看她模样,燕枢夜忽然道:“你可听说过远香近臭?”

魏织道:“王爷什么意思?”

燕枢夜道:“你上赶着和太子搭话,人家自然看不到你。”

魏织听了,皱眉,想了一下,然后觉得没道理,也不对道:“王爷话没错,但是不适合我跟太子,我和太子至今说话不到十句,不对,连一句都没说过,太子就看过我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远香近臭,那也要建立在熟悉一下的基础上,太子甚至都不知道我是谁,我远了干什么?远了太子也不知道,远了太子也不会惦记我,远了太子更看不到我,更不知道我是谁。”

这番话,魏织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燕枢夜道:“你想让太子惦记你?”

魏织道:“不然呢。”

燕枢夜道:“所以你对太子有什么心思?”

魏织道:“没什么心思,王爷,你这么在意做甚?”

燕枢夜道:“本王自然在意。”

魏织看他:“所以为什么?”

太阳大,晴空万里,那昨日前日覆的雪都化了,但天还是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