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月剑追风斩

“该死要不是我退魔之后只剩下肉体力量,哪里容得这区区小火放肆山水有相逢,杨定我先走一步了”

八爪老魔眼见火势撩得越来越大,巨大鼠人腹部的油脂都被它乱滚乱动中沾染到了许多地方,眼看整个洞穴都闷热了起来,触手直接化作一个钻机,咯啦咯啦地就挖了个地洞逃去。

只是在他临走的时候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翁灵和杰夫所坐的石桌突然一掀,露出了一个大洞将他们给吞了进去。

“混蛋你居然不救我”

鼠人吃痛中,被八爪老魔的操作提醒,也开始朝着地面挖起了洞来。

作为老鼠打洞自然对他不成什么问题,虽然那些骷髅兵给他的身子开了几条口子,但对于他硕大的体型来说还受得住。

但在钻洞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火烧得有点久,他半熟的皮肤连毛带皮一起被卡在了洞外,只余下一声惊恐的痛嚎在洞内回荡。

“艹好狠为了逃命连皮都不要了”

夜三更挑起那张犹自在燃烧的鼠皮微微有些摇头。

这鼠皮在抵挡锐器和切割方面可谓是神器一般,但弱点也很过分,连一点火都受不了,怪不得烤肉的篝火都得隔那么远。

“贝德怎么样,你没事吧”

把沉重的鼠皮甩到一边烧化成灰,夜三更走到翁灵他们消失的洞口前,对着贝德道。

“我没事,翁妹她”

夜三更摇了摇头,回头看了周鸿一眼,然后直接就跳了进去。

“我去找他们,你们在上面等我”

“等个屁混蛋你是故意的”贝德见夜三更二话不说就跳进了那幽深洞口,大骂一声后毫不犹豫地也跟着跳了进去。

“想甩开我,没门我不信里面又是一个蜘蛛洞”

而周鸿静静地看着匿息的老古显露身形,跟着东尘西旧一同跳进去之后,耸了耸肩,缓缓飘了过去。

这个地洞显然不像是九龙铜木那个棺木地洞一般,只是随便挖出来的一个密道,夜三更一行只往下落了三十多米就到了底。

地部洒满了许多稻草,以夜三更的骸骨武装强度自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倒是随后落下的贝德、老古和东尘西旧他们砸了他一脸有些措手不及。

要不是他及时地编出了一道骨网帮他们缓冲,说不得当场就得报销几个屁股。

“这么高,杰夫身上的伤怎么受得了”夜三更左右查看,发现一个石质斜坡直达深处,除此之外别无二路。

“八爪老魔帮了他们呗”贝德指了指他们落下的洞口上方,一个刚打出来的崭新洞口赫然在目。

“杰夫伤口没有缝合完全,受不得颠簸,他又是老魔的重要实验对象,目前是不会有危险的,但我担心的是翁妹妹,她对老魔可没有什么价值”

夜三更眉头一皱,二话不说拎起西旧就朝着唯一的出口扔去,察觉没有危险后立刻跟着钻了进去。

这一回的通道就长了许多,明显有了人工施工的痕迹,旋转向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