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无心

“听说了吗?魔头宁无心被堵在了南荒无日峰——!!”

“这么大的消息,自然听说了,哼,这魔头在西漠横行两百载,如今终于遭殃了!”

“传言他曾屠杀数座城池,以百万修士血躯修炼邪功,十余年前被正道联盟群起围攻,吓得躲了起来,要我说啊,躲什么吗?我要是有他这修为,定要杀个七进七出!”

“据传,就连他背后的黄泉魔宗都放弃了他,这一次还派出了人马,打算清理门户!”

……

宁无心被堵在无日峰的消息,一夜间不胫而走。

尤其在魔道大本营,西漠瀚海,宁无心扬名之地,掀起一片沸腾。

这两百年来,在先天不显,灵台不出的西漠,他宁无心的崛起就像是魔门的一面灼目的旗帜,有人诟病,有人尊他为魔修中的枭雄,争议极大,是以,关注以也极多。

几乎各个城池的大街小巷都议论纷纷,流言满天。

消息在得到确认的第一刻,嗅觉敏锐的赌坊都开始摆桌了。

赌这一次围剿,宁无心到底是被彻底抹杀,还是能够逃出生天,引起热潮,替这位令西漠魔道散修风声鹤唳的魔道巨头又添一把熊熊烈火。

有人不齿讥笑,一个黄口小儿,也值得大费周章?

有人幸灾乐祸,压在他们头顶的乌云不止要散开,更是要灰飞烟灭了!

也有人愤恨大骂,觉得长期提仔裤腰带上的脑袋终于能挪回脖子了。

更也有人惋惜一代魔头竟日薄西山。

唯独没有一人,替那不知道真假的百万修士痛苦惋惜。

……

西漠东南数百万里外,流言蜚语的中心——

南荒边境,无日峰。

此峰纵横千百里,终年弥漫黑雾煞气,连正午至阳都无法渗透,遂得名无日峰。

宁无心被堵的消息传出,修真界内一时哗然,纵然各域相差数百乃至数千万里,南荒又多凶险,仍时时都有修士往南荒赶来,为的便是一睹魔修宁无心的死状。

一月时间,不长不短,黑雾之外的山麓,聚集了大量修士。

有的是围堵宁无心时便在了。

可惜修为低了些,能抵挡无日峰煞气,却也没了一战之力,被师长留在了峰外。

其余人是随后到达,大部分是南荒周遭的修士,离得近,才能在短短一月赶到。

这些人,修为最低也在元婴初期,多数中期,少数几个元婴后期,气息却都不算太强悍,显然是刚稳定而境界罢了。他们大都是听了消息,赶来看戏的,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就算是加入围剿,顶多只是配角,捞不着好处,故而,皆持观望态度,等待某种可能发生的“时机”。

只一月过去,就是挖地三尺,也能将宁无心祖宗三代的棺材挖出来了,这围堵之战竟还未落幕!这些人有心探查,然围堵之初,整座无日峰就被一件灵宝封锁了,蒙上一层神秘灵光,禁绝内外,只可进不可出。灵宝之威,纵只下品,也不是在场修士能渗透洞察的。

是以,整个庞大的无日峰竟然“死寂”一片,莫说人影了,就连声响都没出现过。

“该不会是发生意外了吧?”

有散修幸灾乐祸,他们就等这种时机,浑水摸鱼。

转眼就被人撅了回去——

“放你祖母的狗屁!”

有人怒视叱骂,甚至有人拔了剑,吓得散修赶紧遁逃!

这些人皆是长辈参与了围剿的。

继而有人开口,“各宗师兄弟莫乱了阵脚,这次无日峰围剿,光元婴中后期修士就占了五六十人,更是出动了十一名化神修士,还别说控制灵宝那一位了。”

那人指了指天穹上散发灵光之物。

这番话,让在场之人浮动的心思霎时安定了不少。

想来也是,宁无心顶了天就是个化神修士,就算素有手腕,面对这一支浩荡的人马,怕是灵台境也要避其锋芒,他一个化神修士,只能是插翅难逃了。

“可怕就怕……”又有人指了指天穹。

闻言,顿时就有人露出了凝重。

据传,宁无心身上身怀两件宝物。

一件是黄泉魔宗七生花演变而成的九生花,能提供修士拥有九次突破修为屏障的修行圣物!

世间罕见。

另一件则是神秘黄金蜃楼的入口之一的秘钥。

这两宝物,正是他们师长不惜联合黄泉魔宗一位真传围剿宁无心的缘由。

而今一月过去,无日峰无半丝动静,有人心思忽然忐忑起来。

财帛动人心,杀人夺宝在修真界太常见了,他们如今行事不就是吗?谁知道……

最终,再三商榷后,有三名修士决意踏入。

灵光包裹,踏入黑雾之后——

嗡!

原本万籁俱寂的天地,顿时弥漫瑶琴之音!他们对视一眼,惊得倒吸一口冷气,空气中的煞气与血腥顿时侵入肺腑,气味之浓,煞气之凛冽,像是吸入了一条条妖蛭!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就在他们决意前行,那阵阵袭来的音律,却不知不觉就侵入心湖,那种充满了蛊惑,充满了欲望的声音,顿时就让他们晃了神。回神时,他们已满是冷汗。

他们意识到了音律中的诡谲,可不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禁绝,竟直击灵魂!!

瑶音听似悠然,似仙乐缥缈,带着向往长生的愿景,实际却内藏诡谲……能撩拨人心!!

就在他们恍神时,被尘封在灵魂深处,那些对于长生路上的“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忽然就涌上了心湖,随着瑶音一次次的侵入,他们心湖涟漪不断,陷入挣扎……

无日峰确实发生了意外,却无一不是他们想的那般简单。

一月时间,因无法抵抗琴音,无数妖兽自相残杀,造成了这无日峰血气弥漫的现象。

时至此刻,无日峰近峰顶前的一段大道,仍有厮杀在持续。

只厮杀的不是妖兽,草木生灵,而是这次围剿宁无心的一众修士。

他们同样厮杀了一个月。

五六十元婴修士尽全力抵抗,又有化神境师长的相助,结果,依旧一个又一个沉沦,被琴音击溃道心,点燃心魔,沦陷于心魔幻境,难以自拔,最终自爆。

化神修士的手段,岂是他们这些元婴修士能抵抗?

况且,音修本就诡谲。

对上,极少能越阶一战,可对下,却是群战中能以一敌众,敌百的恐怖存在。

直至最后一个被护持着的元婴大圆满修士,面露狰狞,悍然自爆,厮杀总算告一段落。

一众化神修士纵然目露恨意,却无可奈何,只能各显神通,以化神意境及道法,强行将元婴扼杀在自爆的一瞬间。

待元婴修士被各种手段斩杀,化神修士中一个中年男子赤红着一双眼,发出一声嘶啸:“宁无心,我必叫你碎尸万段!将你的元神碾至灰飞烟灭!”刚才被众人扼杀的,是他至亲骨肉,他以道法神通护持,没想到,还是没有能够逃过厄运!彻底沦陷在魔音之中!

接着,便又有修士扯着嗓子怒吼,“顾之竑,枉我等与你合作一场,你如今竟打算过河拆桥?你如意算盘打的好啊,是准备待我们与宁无心恶耗一战,再趁虚而入?坐收渔翁之利?你做梦!”

化神修士一声怒吼,惊得黑雾卷动,千里之遥都可传至,顿时覆盖无日峰上下。

他骂的正是那控制灵宝的散修,若非是他临时变卦,彻底封死无日峰,断了他们后路,他们后辈也不至于一个个都命丧在宁无心奏响的魔音之下!!

只可惜,任他们如何叫嚣,不论是宁无心,还是顾之竑,都并不搭理他们。

瞬息的功夫,他们便已登临无日峰顶。

然而,仍旧不见宁无心的踪影,只有那恐怖瑶音仍在奏响!无孔不如,直撼神魂!连虚空黑雾都掀起阵阵波浪。若非化神修士元神凝视,道心坚韧,怕早就沦陷了。

一月时间,无日峰围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围剿变成了反杀。

先是盟友背叛,断了他们逃生的明路;

继而,五六十元婴修士,一个个悍然自爆,此般内耗,令人心力憔悴。

眼下,他们后继无力,除非是有人愿意以元神自爆为代价,逼迫宁无心现身,否则,在瑶音一次次的奏响下,他们终将步后辈的后路,彻底消亡。

“这该如何是好?”仅剩的十个化神修士略微靠近,却又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

数十年前,宁无心已臻至化神后期,又有绝品法宝“七罪孤桐”掠阵,凶名在外,莫说单打独斗了,就算是他们五个化神初期,三个中期,一个后期全部加起来,在没有人愿意牺牲的前提下,也绝不是对手。

若要破之。

一则是化神大圆满出手;

二则是至少两个化神后期修士施以全力。

他们之所以敢围剿宁无心,是因为早就有了准备。

一个是黄泉魔宗与宁无心并列三大真传的化神后期魔修侯秋海假如;另一个是联合散修中颇负盛名,且持有一件下品灵宝的化神后期修士顾之竑,又有太白道宗真传弟子李长风加入,这才组成了围剿联盟。

然……谁也不曾料想到,顾之竑在半途中过河拆桥,躲藏起来。

失了他的助力,围剿联盟如失扛鼎,顿时风雨摇曳。

除非是有化神大圆满降临,否则,要拼出一条血路,在场人中,至少有半数难以保全,一个化神后期若真要疯狂起来,拉个五六个人初中期垫背,谁也拦不住。

而且,还有一个潜伏在暗中,随时等待时机的顾之竑……

然谁又愿意为他人垫背当替死鬼?

这只临时组成的“灭魔”围剿联盟一开始便各怀心思,如今局势发生翻转变化,各人貌似还“一条心”,实则魑魅魍魉,各怀鬼胎。此时此刻,他们目光大致望向,化神后期的侯秋海,以及在真君之战中夺得一席之地,有真君名号的李长风。

可能走到今时今日谁也不是善茬,各人什么心思,谁不是心知肚明?

李长风不动声色,侯秋海却是一阵冷笑,却也没当下就撕破面皮,到底,他也需要这些人给他垫背,“一月时间,想他宁无心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便交给你们应对,我便对付那顾之竑……”

此言一出,各人皆是一寒——那宁无心已是强弩之末?一个化神后期修士修为有多雄厚你不清楚吗?况且,他们这一月抗下五六十元婴修士自爆,又好到哪里去?

结果却没有一人敢反驳。

谁都清楚,侯秋海一介魔修,与宁无心同出一宗,都不是善类,连顾之竑都能过河拆桥,何况是他!?只能忍气吞声,一边抵抗那琴音,一边分心警惕他人。

就是所有人都再三谨慎,仍出现了第一个遭琴声引动心魔的化神修士。

或者说,是他们“联盟中”的有一场内耗,其他人未曾发觉,侯秋海却因神念强大,察觉到李长风的诡异,就是他意念掠过那化神修士的一瞬间时,那人心魔彻底爆发了。

否则,一个化神修士道心不可能这么快就沉沦在那魔音之中!!

侯秋海跟李长风皆在第一时间退出峰顶。

剩下人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好,快退出峰顶……!!”

一道呐喊声传出,心魔爆发的化神修士已经悍然引爆了元神。

元神自爆的速度与力量远非元婴修士可比,剩余一众化神修士甚至不敢出手,一旦扼杀失败,首当其冲,承受那股自爆力量的就是他们!

“嗡——!!”

元神自爆的力量使得灵宝封锁下的整个无日峰都掀起恐怖波动。

摧枯拉朽的力量湮灭下,无日峰首当其冲。

顷刻间,万丈高峰,直接被夷平千丈,笼罩无日峰黑雾煞气也全然失控,疯狂卷动着。

原“悠然”不止的瑶琴之音,终于被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