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无鞘之剑

“有些事情不是只靠努力就能学会的,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他们努力了。”中年男子毫不留情的说道,这要是给道场中的同门弟子听到,非得当场气死几个不可。

疾风剑术迅捷如风,唯快不破,能在树林中与狡狐斗快。

但真正掌握疾风剑术精髓的大师,能与疾风斗快,这是需要天赋的,眼前这些人怎么练也达不到那个程度。

是的,精通疾风剑术是需要天赋的。

这里所说的天赋不是悟性什么的,悟性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习剑者天生就要有御风的魔法天赋。

艾欧尼亚人有一点魔法天赋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要其天赋刚好是御风天赋,那就称得上万里挑一了。

疾风剑术便是专门为拥有御风天赋的人准备的。

因为亚索展现出超凡的天赋,所以他才能成为数辈生徒中唯一一名得到素马长老关注的人,而素马是传奇御风剑术的最后一位大师。

杰诺只知道这个人最大的成就,就是把毕生所学教给了亚索。

“我倒是没看出你和他有什么不同,仅仅是你的剑没有鞘吗?如果因为教不会就不去教,那么疾风道场还收这么多弟子干嘛?干脆只收有天赋的就行了。”

杰诺平视着他,对方的剑刃很长,云纹盖住了刀刃的下半部分,看起来很像是剑鞘的一部分。这把剑真正可以用于杀人的,只有剑刃的上半部分。

“若无人御之,刀剑何为?教会剑客如何杀人很简单,真正的挑战是不杀的教诲。破了戒的剑不配再佩戴剑鞘,而我这把无鞘之剑,已经杀了不少同门了。”

男人把一双长满老茧的脏手按在剑柄上,一言难尽的说着。

“噢,原来是因为愧对同门才不敢进去啊?”杰诺继续说着,但是对方没有回答,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愤怒。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你就是亚索吧?既然素马长老的死因已经水落石出,那你为什么不去试着重回师门呢?”

但这番话好像勾动了他心中某块伤口,让他的气场在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像风那般捉摸不透。

“连自己无法原谅我,更别说让别人原谅我了,如果我当初没有擅离职守,素马长老也不会意外身亡。”亚索捏紧了拳头,转过身去,额头靠着门柱,浑身发抖。

十多年了,仍然没法原谅自己当初抛下师父擅自离去,更没法原谅自己亲手杀害了哥哥永恩。

其实他每年都会回来,主要就是为了到永恩的墓前祭奠他。

不消片刻,他又转过头来看着杰诺,眼神已经重归平静:“刚才失态了,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我觉得你我之间可能有什么关联。”

亚索着抱着怀疑态度说的,因为一阵不羁的风,又能与谁留下联系呢?

“熟悉的气息?我怎么闻不到。”杰诺挑了挑眉头说道:“锐雯的冤家,塔莉垭的师傅,你好,你是说锐雯的气息,还是塔莉垭的气息呢?”

很明显,杰诺知道是自己身后背着的剑刃碎片散发出的魔法波动引起了亚索的注意,但他还是想要皮这么一下,他曾经把不少在他面前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