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襄阳与南京十七

第七十六章??襄阳与南京十七

济尔哈朗其实并没有看着城下的夏军士卒收拾残局的样子。

这样的事情,他已经看多了。

他只不过是思虑太多,想出来透透气而已。他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一个将领上前,在济尔哈朗身后躬身说道:“王爷。”

济尔哈朗转过头来,说道:“尼堪啊?叫我王叔吧。”

尼堪说道:“多谢王叔。”

尼堪是诸英的儿子,按爱新觉罗家族之中的辈分,也该叫济尔哈朗一声叔叔。不要看他们两人年纪差不多,甚至看起来。尼堪比济尔哈朗还嫌老几分。

“你是来劝我退兵的?”济尔哈朗说道。

尼堪听了,低声说道:“王叔英明,今日之战,仅仅是一个开始,继续下去也不是一个了局,还请王叔早下决断。”

济尔哈朗叹息一声说道:“我撤容易,但是张轩却腾出手来了,江南的局势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济尔哈朗在担心多铎。也担心,撤走之后,张轩就能顺流而下,影响江南战局。

尼堪说道:“王叔多虑了,且不说十王征战多年,经验丰富,而今的局面他自己能应付下来。郑家小儿,虽然来势汹汹,在我看来,虚的很,不过一战就能平定下来。”

济尔哈朗说道:“我大清一统天下的大敌,是郑氏,而是张轩。所以我才想引张轩顿兵于此。好牵制他的兵力,让他什么也做不了。”

尼堪说道:“王叔英明。不过以侄儿之见,王叔想到有一些差了。”

“哦---,”济尔哈朗看着尼堪,说道:“差在哪里?”

诸英违逆老奴,被处死。故而尼堪虽然是爱新觉罗家族的人,但是却没有一丝傲气,就好像是一寻常老将军一样,躬身说道:“如何,才能牵制张轩的兵力,在于樊城吗?不,在于王叔。”

济尔哈朗听了,尼堪的话,心中好像突然一亮,只是这种光亮,好像蒙了一层窗户纸。一时间看不真切到底是什么,他不动声色,不置可否的说道:“说下去。”

“喳。”尼堪先答应一声,随即说道:“樊城不过一弹丸之城,一小城而已。”

“能有什么用?而今之所以牵制住南蛮大军,并非樊城之功,而是王叔在此。”

“故而,那么不占据樊城,只要王叔所部主力在此,张轩就不得不引大军在此。与王叔镇守南阳,还是镇守樊城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

。所以王叔最应该做的是,保全大军,而不是限大军于危局之中。”

“而今南蛮已经围三缺一,而一旦樊城被包围,王爷觉得,后方可有能有多少援军?”

济尔哈朗听了之后,苦笑说道:“大概是没有吧。”

倒不是多尔衮太过偏向多铎,而且清军兵力十分紧张。

这一次大举南征,与倾国之战,也差不多了。而今的后方,除却北京,与辽东留守军队,还是有九边防范蒙古的汉军之外,几乎没有一兵一卒了。几乎空城了。

如果不是多尔衮之前已经大规模杀戮一遍。民间不敢对抗官府了。否则北方局势不会如此稳定。

但是即便再稳定,也不能遮掩,清军的兵力运用到了极限,即便济尔哈朗被困在此,后方大概率也不会有人来救的。

“既然如此,王叔更应该保重身体。只要王叔大军在此。张轩之军,决计不敢擅自撤离。也能达到王叔牵制贼人的目的。”尼堪说道:“还请王叔三思之。”

济尔哈朗沉吟了一会儿,觉得尼堪所的对。他转过头来说:“好。只是南蛮虎视眈眈,我们能轻易撤走吗?”

尼堪说道:“王叔,我们在野战之上,我们从上到下,他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既然如此何惧之有。到时候在战场之上,还不是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