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开玩笑吧?

“推塔,推塔,就推塔!”

其他国家的解说也是爆发出连绵不断的惊呼声,慢镜头回放,这个团拉扯的双方都没问题。

SK并没有急于冲,并没有给狼队机会,蜘蛛进去抢龙的时机也是对的,只是拼惩戒,这东西,不分队伍优劣势,只要进去了,就是五五开,而这一次是Tank赢了。

而回来的发条,太致命了,这个位置SK的眼位才被婕拉给排掉,没能掌握到发条的行踪。

更重要的是,SK很自然的前压,让本来完全安全的女警和维克托暴露在直插侧翼的发条面前。

发条先手,致命大招,毁天灭地!

一波了!

44分钟,狼队推掉高地。

BO5的第一场,狼队先下一城!

“狼队拿下第一场,狼队扞卫了LPL的牌面,这一局打的太精彩了!”

“确实是我看过的最精彩的比赛之一,双方都没什么问题,这已经不是战术或者技术,而是一种打团的习惯和本能上的细节处理,很恐怖的一战!”卓云海说道。

换成任何一支队伍上都没有用,这里面的细节,完全说明了队友之间的默契,信任和支持。

一样的渴望,一样的坚韧。

第一局拿下了,选手们要休息,屏幕给到狼队的队员,队员并没有因为赢了一场有什么反应,李牧似乎在跟队友说了什么,小白也在说什么,大家都很平静,似乎还在总结刚才有什么地方可以做的更好。

从骨子里,他们就没觉得SK有什么不同,这只是对手,无论多强,也只是对手。

悠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SK对于别人或许有什么,但对李牧和狼队的队员来说,只是好对手。

或许她了解李牧的时间比较短,但她是最懂李牧的人,这个人真正在意的,不是荣誉,不是出名,也不是赚钱,甚至冠军的渴望都要往后排。

他只是热爱在LOL中的那种挑战和不确定。

准确的说,李牧拥有一种“极限运动”精神,类似于攀岩,极限单车,跑酷,极限越野等等,他喜欢面临不可能的事儿,不可战胜的对手,从以前的solo型游戏,到现在的团队电竞,带领一个队伍,远比solo难的多。

他能从中获得快乐和存在。

当然,也有人称这种人是疯子。

这就征服她的人。

第一场胜利彻底引爆了国内的各大直播间,因为……虽然嘴上在喊,但心理几乎没人觉得狼队能战胜SK,狼队在LPL异军突起,确实展现出了不一样的风格和强度。

很多不敢看直播,或者看到一半受不了关了直播的人,其实有不断的在微博和LOL社区里面看新闻,当他们终于刷到第一场是狼队胜利时……

第一个感觉,居然是不相信!

然后近乎疯狂的打开了直播……

是真的,真的,SK的银河战车被来自LPL的狼给咬翻车了!

这是什么狼啊!

不过在最开始的兴奋之后,解说们没有再吹棒狼队了!

从世界赛层面上看,各个位置的问题还是不少的,关键是对手还是太强了啊,各个位置经验、荣誉和能力看起来都是SK更强!

大多数人眼中,不仅仅是更强,而是碾压了几条街的,LOL当然不是只看纸面上的东西,可是往往纸面上也反应了不少东西。

连续几届大赛的实力,让LPL的观点也变得谨慎起来,直播的时候有些人在狂吹SK,其实并不是真的在吹,而是在“奶”,毒奶事件太多了,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出问题,来到S6,LPL经历了那么多,当真的有希望了,反而越是胆怯了!现在,大家就希望真的可以奶爆SK,希望对手可以膨胀,希望我们能有我们自己都不敢想的奇迹。

可是比赛却需要选手一点一点打出来的。

第一局真的点燃了无数的粉丝,整个沪政校园都在欢呼,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在电竞俱乐部的观赛广场上了,就算不玩的,总也是了解一点的,一般情况,寝室只有一个人在玩,其他人就不可避免了。

世界大赛,最关键的第一局,这对一支新队伍的自信来说尤为的重要。

而且,这一局还是在极为胶着的情况下,对手拿到了三条火龙的情况下赢得的。

回到休息室里的李牧等人收到了大家的欢迎,但是叶芷萱等人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才是第一场,不能太high了。

老球表现的相当正常,“兄弟们,干得不错,但是我要说的是,这十有八九是五番战,不要急,第二场也是一样稳扎稳打,发哥表现的真好,Carry!”

008微微一笑,“别捧我,要靠兄弟们一起,不过以我的经验,SK第一把前面还是有点没把我们当回事,半决赛有点想藏战术的样子,他们前中期只是普通发挥,直到后面发力,但是已经迟了,接下来的比赛,恐怕SK会用真正的全力了。”

发哥还是说实话,而这也是老球的判断,但究竟SK的全力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不用想太多,我们走到这里向来是做自己。”老球拍了拍手,队员们不需要考虑这么多,“来,我来稍微说几个问题,发哥,你趴着听就行。”

一场下来,008的腰就有些酸痛了,狼队的医生可以帮忙做一下理疗,008整个夏季赛的“养生”打法其实也就是为了今天。

SO&KO的休息室,朱镇钟并没有批评队员,“这个对手其实问题很多,第一局如果拿下,我们就有希望3:0结束,但现在,他们的信心有了,恐怕不会轻易结束。”

“教练,是我们的错。”Only作为队长主动承担责任。

朱镇钟摆摆手,“其实打的还是不错的,对手也很顽强,但有一点,你们多数时间,尤其是对线期,还是过于想要展现自己,而不是把战队的战术放在第一位,我再度重申,我要的是一支军队,LANG队的下路经验很匮乏,Slayer,Bear,你们要给压力,打出他们的失误,Bear对于一个一赛季的辅助,在有天赋,抗压方面的经验也是没的,下一把,我们来点特殊的,你们两个要狠!”

Slayer和Bear点头,两人也觉得以自己的实力是可以打出来的,但是感觉上一把的比赛还是觉得有一种优越感,而不能让比赛变得更加凶狠。

现场的观众的气氛也很热闹,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会是SK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