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是我的奴隶

“尊敬的各位旅客,wr—009号飞船即将离开罗米尼星球,期间离港与穿越大气层会有轻微震动,请系好安全带。”

“wr—009号是pd集团下最新型飞船,它拥有双层安全系统,可循环利用能源,和应有尽有的娱乐设施,以确保您此次的航行舒适愉快……”

飞船离开舰桥,底部舰室的震动要比客舱大许多。

睡在下铺的女孩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头撞在床头上,没几秒又被掀到了地上。

摔地上的女孩动了动眼皮,摸着磕疼的后脑勺坐起来,被眼前的环境怔住了。

昏暗狭窄的房里,只有两张小小的上下床铺,中间的过道也仅够一人行走,而这里唯一的光源是那扇窗户与外面走廊忽明忽暗的灯。

宇小星撑着地想起来,按到了一个小瓶子。她捡起瓶子走去窗户,就着那点光看清了上面的名字。

是瓶安眠药。

这东西肯定不是她的。她刚和男神告白成功,恨不得多活五百年呢,怎么可能自杀。

宇小星反手扔了瓶子,抬头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全部目光。

浩瀚万里的星空似唾手可得,它们在黑夜散着迷人的光芒,将黑暗衬得璀璨耀眼,让人不由的想伸手去触碰它们。

纤细白皙的手指与光洁饱满的额头抵在玻璃上,宇小星眼里映着的全是星星。

全是星星?月亮呢?

宇小星疑惑这比家乡夏天还要漂亮的星幕怎么没有月亮,身后便传来震耳的撞门声。

一个手拿鞭子穿着制服的男人粗声讲:“快出来,磨蹭什么!”

宇小星返头看他,在他不善的脸色下几经犹豫,最后还是走了出去。

等出了并不宽敞的走廊,宇小星目光所及都是未从见过的设施与景像。

宇小星疑惑的问:“这是酒店吗?”

制服男蔑视的讲:“这是宇宙里最先进的客乘飞船,一张船票要十万联邦币。”

飞船?宇小星诧异,想到之前隐约听到什么wr—009号飞船,心一下慌起来。

中国的航天梦比天空还蓝,诺亚方舟的传说一直在说,但没听说有出售船票的。

宇小星吞了口口水,紧张的问:“请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最后的哪里两字她害怕的放轻了声,生怕听到让她崩溃的结果。

“贝塞尔星球。”制服男说完不耐烦讲:“你怎么那么多事,不想被揍就乖乖闭嘴!”

制服男在骂骂咧咧的说什么,宇小星完全没听进去,脑袋只有飞船和贝塞尔星球这些极度陌生的词。

这船上的设施极尽奢侈,智能科技早已超出她的认知,怎么看都不像是国家发射去太空某星球做实验的火箭啊!

宇小星舔了舔口干舌燥的唇,看礼貌给客人端酒的机器人、与人交谈的虚拟屏、飞在空中的金属器,心脏突突的直跳,她需要攥紧双拳全力抵制才能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在制服男的再三催促下进了辆电梯,看他按了一个叫云顶的健。

宇小星看着以光速向上升的电梯,与每层楼里新奇的事物,镇定的想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她记得她是在一颗火红色的枫叶树下向男神告白,男神也答应跟她交往了,再后面……被情敌砖了一板砖。她当时还想着等醒来要把她吊打,可为什么醒来会是在这个地方?她应该在花式撒狗粮秀恩爱,而不是被一个男人各种高人一等的辱骂。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制服男吼她。“还傻站着干什么?出来!”

宇小星回神,刚要出去就被制服男用鞭子套住脖子。

宇小星大震,一把抓住鞭子隐忍的讲:“嗨!你干嘛呢?给你三秒钟,立即把鞭子给我拿开!”

“鞭子就是套你的。”制服男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把鞭子前端的项圈收紧。“快走,客人都等着呢。”

“走你大爷的!”未知的恐惧以及侮人的对待让宇小星炸毛了。她踹了他脚,拽着鞭子想从他手里抢过来

制服男没想到她会反抗,被她踹个结实。受疼的他用力扯鞭子,拖着她就往铺着地毯的宽阔走廊走,同时凶狠的骂咧:“你这个低级的奴隶,我一定要把你调教得服服帖帖……啊!”

宇小星被他蛮力扯得踉跄,顿时肺都气炸了。她抡起拳头砸他背上,再全力往他身上撞,将人撞倒就坐他身上死死掐住他脖子。“操你妈的!你才是奴隶,你全家都是奴隶!”

制服男反手蓐她头发,宇小星一拳揍他脑门上。

被她打了拳的制服男有些间歇性休克,躺在地上一动没动。

宇小星人小身瘦,虽然是用了很大力气,但也不至于把人打晕,可此时她怒火攻心,根本没注意这些,还按着制服男担心他反过来揍她。

这时空荡的走廊传来一声轻笑。

脸红脖子粗的宇小星愤愤转头,看靠在电梯边上不知看了多久的男人。

一身西装人模狗样的男人戴着黑色面具,拿着个只有三分之一蓝色液体的酒杯,身材高挑挺拔。坐在制服男人背上的宇小星抬头往上瞧,看到的几乎全是腿。

男人兴趣盎然的瞧着地上头发凌乱眦目必报的女孩。在云顶来说她不算最漂亮的,但却有双让人惊艳的眼睛,以及少见的火爆与出人意料的暴力。他在女孩要将怒气漫延自己时,好心的提醒她。“你再不松开他就死了。”

宇小星瞪了眼看戏的男人,见手底下小弧度无力挣扎的制服男,取下项圈套他脖子上,拽着他往前走。她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胆敢狗带她、骂她是奴隶的家伙!

把人往前拽的宇小星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这制服男抽个十七八鞭,以解心头之怒。谁想她进了扇乌漆抹黑的门,松开项圈刚挥起鞭子要抽,房间的灯光突然一下亮了,尤其是她的位置特别亮,舞台的追光灯都打在她身上。

宇小星举着鞭子,看到台下乌泱泱的人,傻眼了。

台下的观众看到挥着鞭子的女孩和跪在地上的制服男,也傻眼了。

同样傻眼的还有台上的主持人。

而刚才提醒她的男人见她拖着人进了那门,想了想也走了进去。

“这云顶的游戏,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大开眼界了,云顶果然名不虚传。”

“小奴隶,抽啊!别站着不动,用力的抽!”

台下的观众大多数戴着面具,宇小星看不到他们脸,这有种掩耳盗铃的效应。

宇小星在他们催促下,见制服男已经站起想来揍自己,立即挥下鞭子。

制服男嗷的一声叫。

台下的观众哈哈大笑。

主持人见客人们高兴了,也立即改了说词。“没错,大家看到的就是云顶新推出的奴隶调教主人项目,这名刚入加云顶编号321号奴隶,今年十六岁,从未有过伴侣,各位有喜欢的客人可以随时出价……”

此时房间的气氛从未有过的高潮,这些不差钱的客人出价跟买大白菜似的。

宇小星听主挂人这么说,又看低下疯狂出价的人,心里骂了个娘,狠狠抽了制服男几鞭,寻着机会就往门外冲。

主持人见状大喊:“抓住她!”

门口瞬间出来两个手拿武器的机器人,它们二话不说直接给了她一枪。

不知道是什么子弹,被打中的宇小星像被电了一样的抽搐倒地。她大脑比较清醒,被它们架到舞台中间时还能看清台下那些人疯狂涌动的面孔,甚至连坐在最后那个在走廊上笑她的男人都能看清。最大的影响是全身不能动,连弯下手指都很费劲,另还有点耳鸣。

两分钟过去了,低下的客人还在继续出价。

宇小星慢慢感到很不适,耳鸣声也越来越大,还伴随着头晕恶心。

在她一点点沉下身体陷入黑暗前,她听到了有些熟悉的广播声。

“各位尊贵的旅客,飞船即将离开主星系开始第一次跌跃,跌跃结束后距离目的地贝塞尔星球还有三天三夜的时间,祝各位旅途愉快……”

飞船在星辰大海的宇宙中寂静无声的消失,它这次跌跃历时几分钟,再出现已是另一片星系。而脱离主星的wr—009号飞船节目将更加精彩,绝对让那张昴贵的船票物超所值。当然,云顶后面的娱乐宇小星是看不到了。

宇小星意识苏醒时闻到了熟悉的薄荷味。她以前熬夜学习经常用它,使得她现在一闻到就想到高中那段艰苦岁月。

不过比起之前那个可怕的梦,她还是更喜欢学习一点。

宇小星睁开眼,迫切的想跟人说说她那比爱丽丝梦游仙境还猎奇的梦,就看到坐在白色沙发上的面具男,顿时如吞了颗鸡蛋,卡得她十分难受。

面具男在看书,冷冽淡漠的视线瞧了她眼便又回到书上。“去浴室放水。”

宇小星:!

“我把你买下来了,你必须听我的话。”冷锐的语气微微透着不耐。

宇小星看房间紧闭的门,又看沙发上的男人,想到那个如同拍卖会的云顶和那些机器人,天人交际了许久,最后还是什么没说的去了浴室。

她打开浴缸边上的水龙头安慰自己,事情可能不是她想的那样,那男人看起来也不像不讲理的样子,到时她出去跟他谈谈……

宇小星把要说的话捊了遍,等浴缸水放满起身出去时,余光扫到墙上的镜子,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镜子里的女孩一脸惨白,唇也毫无血色,可这些都无法阻挡她如月光韶华般的美貌,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灿若惊鸿得似装下了所有星辰,叫人一眼难忘。

宇小星伸手摸镜子里的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