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绿皮部落里的屁精

这是一个昏暗潮湿的小山洞,洞口被几个石块堵住,丝毫没有半点缝隙。

洞内唯一的光源是一小团篝火,微弱的火苗忽明忽暗,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被黑暗吞噬。

石乐志躺在篝火旁,双目紧闭,不知昏迷了多久。

就在火焰快要熄灭时,他陡然惊醒,猛地挺直上身,像要准备参加一场搏斗似的,抬起两截跟瘦竹竿差不多的手臂,护住头部。

整套动作十分娴熟标准,一看就知道是老江湖了。

密闭的山洞里通风奇差,浑浊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像身处新鲜马粪与呕吐物之中,又酸又臭。

闻到这股恶臭,石乐志脸上反而闪过一丝喜色,不是他口味重,而是因为这味道对他来说太熟悉了。

这是绿皮独有的体味!

在绿皮部落里,上至强大的兽人军阀,下到低贱的屁精奴隶,从来都没有洗澡的习惯,整个部落就是个巨大的垃圾场,只要是他们聚集的地方,空中永远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酸臭味,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石乐志也曾被这酸爽的气味熏得彻夜难眠,恨不得把自己鼻子割了,但此时此刻他却一点也嫌弃不起来,因为这说明一件事,他没死,而且身边还有不少绿皮同类。

眼前看到的似乎也验证他的猜测,周围还算安全,除了地上的石乐志,山洞里只有一个弯腰驼背,拄着木棍的身影,正咧嘴冲他傻笑。

石乐志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一点,他也认出对方的身份。

老烂牙,一个干瘪瘦弱,肮脏邋遢的“老”地精。

一个月前,这家伙不知从哪流浪到了自己所在的「断爪部落」,整天疯疯癫癫,满口胡言,见人就露出一口又黑又黄的烂牙,于是被起了这么个名字。

他也没死?

按理说这种战五渣的流浪地精,在绿皮部落里一般活不过三天,就算没被路过的兽人随手捏死,也会被其他无聊的地精玩死,很少有例外。

更何况随着大脑逐渐从休眠中恢复,石乐志也记起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越发疑惑起来。

当时部落正在进行一场「木桶大战」。

这是一项绿皮的传统娱乐项目,是少数除了战斗以外,能勾起他们兴趣的活动之一。

在一个木桶里,一只屁精奴隶将和一头饥饿的野猪幼崽进行生死搏杀,不死不休,就跟古罗马斗兽场里奴隶的角斗一样。

当时所有绿皮都开心地挤在一起,围观这场野蛮血腥的娱乐活动,一群全副武装的高等精灵骑兵突然出现,把毫无防备的他们杀了个尸横遍野。

尽管绿皮热爱战斗,但不管是强壮的兽人还是狡诈的地精,都抵挡不住这群武艺高超的精锐战士,更别提石乐志了,老早就因伤势过重失去知觉。

之后的事他就完全不知道了,谁把他带到山洞的?这是哪?老烂牙怎么也在?

“俺顶你个肺,还好老子福大命大!不然就交待在那了。”

且不说这满肚子的疑问,石乐志一想起昏迷前看到的画面,就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怒从中来,在心中破口大骂:

“那群日了狗的尖耳朵是从哪冒出来的!奥苏安跟边境亲王领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不怪他反应这么大,看到高等精灵时他真以为自己死定了,堂堂穿越者,身怀金手指,啥事都没干,就出师未捷身先死,换你你也怕,你也崩溃。

别看他刚醒来这两下有模有样,这都是前世混社会抢地盘时打下的基础,就他现在这细胳膊细腿的,就算会降龙十八掌都没什么卵用。

话又说回来,他的昏迷其实精灵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实在是自己太弱鸡,弱到跟只未满月的野猪幼崽单挑,都差点命丧黄泉。

没错,石乐志就是那只正在参加「木桶大战」,差点杀猪不成反被日的屁精奴隶!

绿皮是战锤世界中最奇特的一个种族,天生崇尚武力,主要由嗜血好斗的兽人和jian诈狡猾的地精组成,而屁精,则是部落里最底层的存在,甚至连跳跳都不如,像石乐志自己,就是某位兽人大佬的奴隶兼宠物。

这可以说是很悲剧了,他穿越到的可是比中世纪还要残酷血腥,时时刻刻都充斥着战火与杀戮的中古战锤世界!

他不仅没有穿越成为潇洒傲慢的精灵高富帅,或是狂拽酷炫的贵族吸血鬼,甚至连普通人类身份都没混到,好死不死,成了反派阵营里绿皮的一员,还是一只身高不过三十公分,连话都不会说的屁精!

这还没玩,还有一件事让他难以释怀,那就是穿越后的肤色。

绿皮绿皮,顾名思义,这个种族从兽人到地精再到屁精,统统一个色,绿!

要不是还有个金手指,穿越的也是自己一直感兴趣的中古战锤世界,石乐志真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直接GG。

“丢!特么的这浑身原谅色是几个意思!老子不就是穿越前被戴了绿帽么!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就算已经穿越过来半年,想起这事他还是怒火中烧,不禁脱口而出:

“俺顶你个肺!原谅?原谅尼玛逼!”

话一出口,石乐志自己倒傻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说话了?俺以前虽然能听懂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