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诡异的世界

诡异的时空错乱感在脑子里纵横疯魔。

星天旋转,万事万物似是而非。

李谦用力拍拍脑门,却觉越拍越是头痛。

“喂,李谦,你真没事?要不要哥几个送你上医院去?”

“没事,没事,真没事儿,我歇歇就行了。”

摆手谢绝了刘强,李谦用力地晃晃脑袋,然后瞪大了眼睛往四下里打量。

如果脑海里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里是济.南府国立第十三高级中学的篮球场,正在不远处打球的刘强等人,则是自己高二五班的同班同学,而今天,则是共.和.国历55年5月17日,周六,农历乙亥年。哦,对了,西历是1995年。

对,你没看错,这是济.南府,不是济.南市。

这里的纪年是以共.和.国历来计算,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年号。

仔细回忆,李谦在自己脑海里找到了课本上记载的很清楚的历史:西历1644年,李自成进京,明崇祯皇帝煤山上吊,随后李自成兵出山海关,迎战多尔衮与吴三桂的联军,大胜。此后二十年,大顺太祖皇帝东征西讨,先后讨平满清、蒙古、回部与台湾,一时间大顺王朝繁荣昌盛之极……

好吧,很错乱,很诡异。

和李谦此前所学习的历史相比,历史在李自成的大顺王朝这里拐了一个大大的弯。

然后么,王朝的腐败与堕落是必然的,西方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也如期而至,十九世纪中后期,中华民族也的确陷入了“落后就要挨打”的局面,就连香.港也确实让英国人抢走了八九十年,但奇迹的是,1865年,大顺王朝居然爆发了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史称“乙丑革新”,从此,虽然有所反复,也波折不断,但中华民族到底还是走上了资本主义改革的道路。

然后,虽然时空已经错乱之极,但中国还是走上了差不多的道路,只不过和李谦记忆中的另外一段历史不同的是,在这里,中国很早就进行了改.革.开.放,成为世界上首个宣布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国家。此后十年,以北边的红色老大哥为首,又先后有十几个红色阵营的国家宣布不同程度的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

从此,世界上的两大阵营由军事对抗的冷战,逐步转向区域合作与经济对抗的经济大战。第三次科技革命爆发的速度随之大大加快。

哦,对了,到现在北方的北极熊帝国也还没解体呢!

李谦的思维持续凌乱中……

这还真是个似是而非、又似非而是的世界啊!

他狠狠地揉了揉脑门,自言自语地小声哀叹,“问题是,不就是威亚出了问题掉下来了嘛,那才没几米高,老子怎么也不至于摔死不是?现在倒好,不但摔死了,还穿越到了这么个莫名凌乱的世界……”

刚醒过来那会儿,李谦差点儿以为自己摔成精神分裂了,直到脑海中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和了解越发清晰,他才终于确信,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诡异的时空,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同样叫李谦的高二学生。

好吧,北.京不叫北.京,叫顺天府,南.京也不叫南.京,叫应天府,至于上.海……它被称为松江府……

好蛋疼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在翻了几个口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不会抽烟呢,只好在身旁几个同学脱下来的校服里翻了一阵,这才找到半包名叫“大明湖”的烟,抽出一根点上了。

深吸一口,有点呛,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呦,呦,快看快看,李谦居然也抽烟了!”

“哎我说李谦,你不是说最烦你爸抽烟嘛,怎么自己也抽上了?”

“我擦,李谦,哥们就剩半包了,你丫又不会抽,别浪费好不好?你抽一根,我就得少抽一根啊!”

“我曰,你至于那么小气嘛,这可是人家李谦这辈子第一根烟!”

“不是哥们小气,我这周的零花钱已经见底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半包烟就是哥们今明两天的所有食粮啊,抽完了我上哪儿找钱买去?”

李谦叼着烟拿起自己的校服,拍拍屁股站起身来。

想了想,他把剩下那半包大明湖塞进兜里,一边转身就走一边冲身后道:“这半包烟送我了,回头明儿我还你一盒!我不太舒服,先走了!”

身后传来一声惨嚎。

“别呀我说,你好歹给我留几根……”

“李谦快走,哥几个掩护你!”

…………

按照脑海里的记忆,李谦很快就骑着单车回到了自己的家。

这是一个名叫盛世花园的小区,打从李谦记事那时候起就住在这里了。

来到自家楼下,锁好自行车,他不忙着上楼,先就抬头往上看。

悦耳的钢琴声叮咚如泉水,从开了一条缝的窗户里流泻而出……嗯,如果是原来那个李谦,当然听不懂这弹的是什么,但巧了,现在的李谦知道——《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德彪西的经典作品。

而且居然跟李谦所知道的那首《亚麻色头发的少女》一个音符都不差。

李谦下意识地就伸手摸出烟来,想了想,又塞回去——这是自家小区里呀,抬头低头都是熟人,这要是看见自己抽烟回头跟爸妈一说,那还了得?

发动机的轰鸣由远至近,井盖哐啷一声,又哐啷一声,车子已经拐了过来……李谦收回往上看的目光回过头去,居然是一辆红色的敞篷小跑,但是,当他看清车标上那两个分外古朴有力的繁体字,瞬间就又风中凌乱了……

长城!

喂,魏建军董事长,人家这边的长城都出跑车了你知道吗?至不至于还老是抱着H6混销量啊?你说你怎么混的!

吱的一声,车子在李谦面前停下。

直到这一刻李谦的目光才终于艰难的从长城那俩字里拔出来,顺势上瞥。

一张漂亮之极的脸。

她下车、关门,又黑又直的长发轻轻一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